鱼、币商和“无辜”的棋牌游戏

蒋明的手指在发颤,屏幕上的指纹在灯光下特别的明显。伴随着金币的响声,他又一次“All IN”了。

在屏幕右上角,玩家Clown的读条框仍然在旋转,他面临两个选择:“All IN”,或者弃牌,放弃此前投入的1000万游戏币。“弃牌、弃牌、弃牌......”蒋明不动声色地默念,双唇小幅度的开合,他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肌肉抖动,整个人处于狂喜和大悲的分界,不知道下一秒会做出什么行为。

一串金币的响声将他拉回现实,Clown同样选择“All IN”。虚拟荷官笑靥如花,注视着仅剩的两位选手。

最后一张公牌翻出,“红桃7”,Clown以同花获胜。“X他妈的,”手机被蒋明摔出去,身体一下瘫在沙发中。在刚刚过去的两小时内,他输掉了2000万金币,按市价折算大概在1500元。如果再往前推算一周,他已经输掉超过2万人民币。

你想来试试吗?

你想来试试吗? 深渊

蒋明玩的是“德州扑克”,一种起源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扑克游戏。游戏在美国的流行程度相当于中国的麻将,作为每年世界扑克大赛的重磅赛事,收视率甚至超过NBA总决赛,不少明星都是游戏的爱好者,据传歌手汪峰是在德州扑克牌局上结识了章子怡的父母,进而与章子怡喜结良缘。

游戏的规则比大多数棋牌游戏简单:玩家拿到两张牌作为“底牌”,对局开始,荷官陆续发出的五张公共牌,每个玩家有四次机会作出判断和动作,决定跟注、加注还是放弃,过程中玩家要根据底牌和牌面评估获胜概率,观察对手的动作的同时设法用自己的动作迷惑对手,

“我开始一点儿都不会,看10分钟就明白了,越来越上瘾。”蒋明从同事的手机上第一次接触游戏,与每个新手一样,当时他的运气很旺,连续三轮,他分别以“同花”、“顺子”、“三条”的牌型获胜,收入桌上的全部筹码。同事的账号11万金币翻了一倍,变成了20万。

据说汪峰的水平不错

据说汪峰的水平不错

这一切发生在两分钟内,短短的120秒,他动心了。

“说实话,人都有贪欲,我又没什么抵制力,平时愿意赌些小钱。”在初战告捷后,蒋明买了1000万游戏币,投身牌局,“当时想挣出一辆车,就不玩了,”结果便是开篇的一幕,他在一周内输掉了两万人民币。

蒋明称自己玩得并不大,仍然期待着峰回路转,连本带利一起赚回来。“贴吧那群人玩的比我大多了,”触乐记者在“德州扑克”、“戒赌”贴吧中发现有大批玩“德州扑克”而倾家荡产的玩家,像蒋明一样的输几万块的,甚至称不上“输钱”,顶多算是“运气不好”,很多人在输到十几万到几十万之后,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,他们将一万称为“1个”,输光之后称自己为“瘫了”,最为常见的聊天方式如下:

“老哥,输几个了?” “22个了,妈的,我已经瘫了。”

棋牌游戏与赌博

德州扑克在中国日渐兴起,他的命运似乎和赌博产生了暧昧不清的联系。早在2012年,公安部在对《关于对“德州扑克”游戏是否认定为赌博行为的请示》的回复中称:“‘德州扑克俱乐部’以‘德州扑克’游戏为名,通过缴纳报名费或者现金换取筹码参加比赛的形式,赢取现金、有价证券或者其他财物和从中抽头渔利的行为,应当认定为赌博。”

官方不支持的态度并不是说说而已。去年4月,2015中国(江苏)扑克锦标赛因为涉嫌赌博而被南京警方紧急叫停并立案调查,比赛的重头戏正是“德州扑克”,据了解,现场每位参赛者需缴纳3000元的报名费,购买12000的筹码参加比赛,且可以重复购买,这也被认为是比赛涉赌的重要原因。

而在移动游戏领域,手机游戏作为“德州扑克”的一种实现途径,同样发生着似曾相识的事情。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北京一名公务员因为沉迷腾讯的德州扑克游戏《天天德州》,2年内输掉300万,被单位劝退;另外一位周静(化名)的女玩家称,两年给《天天德州》中充了500万元,悉数输光,而在他和牌友组建的名为“tx受害者联盟”微信群中,10多名成员自述共输掉超过2亿元。

腾讯《天天德州》游戏

腾讯《天天德州》游戏

我们无法判断这些玩家在游戏中投入巨量数额的金钱,是因为嗜赌成性还是另有隐情。事实上不仅是德州扑克,包括斗地主、升级、麻将等诸多棋牌游戏,都在一定程度上为赌博提供便利。鉴于此,文化部在2007年同公安部、商务部等部门发布了《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》,其中第三条:“……开设使用游戏积分押输赢、竟猜等游戏的,要设置用户每局、每日游戏积分输赢数量,不得提供游戏积分交易、兑换或以“虚拟货币”等方式变相兑换现金、财物的服务,不得提供用户间赠予、转让等游戏积分转账服务,严格管理,防止为网络赌博活动提供便利条件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33qp.com/a/jingyan/qipaidezhoupuke/2018/1229/159.html